欢迎光临山东凯拓广告传媒公司网站!淄博广告公司主营广告设计,画册设计,led发光字制作,楼体亮化工程立柱广告牌等大型广告施工项目。

  • ×

    收藏 是一种态度

    请按 Ctrl+D收藏我们

    山东淄博凯拓广告传媒公司

    凯拓首页 > 新闻资讯 > 凯拓动态

    凯拓陪您一起朗读

    2017-09-04 14:00:48 山东淄博凯拓广告传媒公司王晓芹 阅读

           朗读打动人心

           朗读,是一种习惯,也是对于生命进行升华,以文学的汁液浸透生命的深度。

           那些熟悉的文字,在我们心中激荡起最深沉的回响,跨越年龄和代际的鸿沟,陪伴着一代又一代人成长,在情感体验和文化记忆的代代传承中,把种种高贵和美好的品质传递给无尽的后来人。

           此刻,淄博凯拓广告公司陪着你一起朗读……


    我们的一生,

    会经历许多的第一次,

    难忘而又宝贵,

    它意味着我们的成长,

    其实细想来,

    每一个人都是在第一次过自己的人生,

    不是吗?

    这条不能回头的人生道路上,

    正是许多不可复制的第一次,

    让我们从昨天走到今天,

    走向未来。

           本期朗读者——许镜清

    许镜清朗读《灯》

           许镜清,一个对很多人而言可能会觉得陌生的名字,但是1986年版电视连续剧《西游记》的作曲,“丢丢丢!登登等登,凳登等灯……”开篇曲旋律《云宫迅音》片尾曲《敢问路在何方》插曲《女儿情》《天竺少女》《猪八戒背媳妇》……您熟悉吗?全剧插曲十三首,上百段配乐以及十几首脸谱歌均出自他的手笔。

           2016年是1986年版《西游记》开播三十周年,许镜清老人已经七十四岁了,但他迎来了自己的“第一次”,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拥有了属于他自己的音乐会——《西游记》音乐会,为了这一天他等了三十年,时光漫漫,飘飘然过去了整整三十年。许镜清老人说,“总有一些光亮,让人觉得可以向前迈出脚步。”

    视频地址:许镜清朗读《灯》

    巴金《灯》

           我半夜从噩梦中惊醒,感觉到窒闷,便起来到廊上去呼吸寒夜的空气。

           夜是漆黑的一片,在我的脚下仿佛横着沉睡的大海,但是渐渐地像浪花似地浮起来灰白色的马路。然后夜的黑色逐渐减淡。哪里是山,哪里是房屋,哪里是菜园,我终于分辨出来了。

    在右边,傍山建筑的几处平房里射出来几点灯光,它们给我扫淡了黑暗的颜色。

           我望着这些灯,灯山带着昏黄色,似乎还在寒气的袭击中微微颤抖。有一两次我以为灯会灭了。但是一转眼昏黄色的光又在前面亮起来。这些深夜还燃着的灯,它们(似乎只有它们)默默地在散布一点点的光和热,不仅给我,而且还给那些寒夜里不能睡眠的人,和那些这时候还在黑暗中摸索的行路人。是的,那边不是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吗?谁从城里走回乡下来了?过了一会儿,一个黑暗在我眼前晃一下。影子走得极快,好像在跑,又像在溜,我了解这个人急忙赶回家去的心情。那么,我想,在这个人的眼里、心上,前面那些灯光会显得是更明亮、更温暖吧。

           我自己也有过这样的经验。只有一点微弱的灯光,就是那一点仿佛随时都会被黑暗扑灭的灯光也可以鼓舞我多走一段长长的路。大片的飞雪飘打在我的脸上,我的皮鞋不时陷在泥泞的土路中,风几次要把我摔倒在污泥里。我似乎走进了一个迷阵,永远找不到出口,看不见路的尽头。但是我始终挺起身子向前迈步,因为我看见了一点豆大的灯光。灯光,不管是哪个人家的灯光,都可以给行人——甚至像我这样的一个异乡人——指路。

           这已经是许多年前的事了。我的生活中有过了好些大的变化。现在我站在廊上望山脚的灯光,那灯光跟好些年前的灯光不是同样的么?我看不出一点分别!为什么?我现在不是安安静静地站在自己楼房前面的廊上么?我并没有在雨中摸夜路。但是看见灯光,我却忽然感到安慰,得到鼓舞。难道是我的心在黑夜里徘徊;它被噩梦引入了迷阵,到这时才找到归路? 

           我对自己的这个疑问不能够给一个确定的回答。但是我知道我的心渐渐地安定了,呼吸也畅快了许多。我应该感谢这些我不知道姓名的人家的灯光。   他们点灯不是为我,在他们的梦寐中也不会出现我的影子。但是我的心仍然得到了益处。我爱这样的灯光。几盏灯甚或一盏灯的微光固然不能照彻黑暗,可是它也会给寒夜里一些不眠的人带来一点勇气,一点温暖。

           孤寂的海上的灯塔挽救了许多船只的沉没,任何航行的船只都可以得到那灯光的指引。哈里希岛上的姐姐为着弟弟点在窗前的长夜孤灯,虽然不曾唤回那个航海远去的弟弟,可是不少捕鱼归来的邻人都得到了它的帮助。

           再回溯到远古的年代去。古希腊女教土希洛点燃的火炬照亮了每夜泅过海峡来的利安得尔的眼睛。有一个夜晚暴风雨把火炬弄灭了,让那个勇敢的情人溺死在海里。但是熊熊的火光至今还隐约地亮在我们的眼前,似乎那火炬并没有跟着殉情的古美人永沉海底。

           这些光都不是为我燃着的,可是连我也分到了它们的一点恩泽——一点光,一点热。光驱散了我心灵里的黑暗,热促成它的发育。一个朋友说:“我们不是单靠吃米活着,”我自然也是如此。我的心常常在黑暗的海上飘浮,要不是得着灯光的指引,它有一天也会永沉海底。

           我想起了另一位友人的故事:他怀着满心难治的伤痛和必死之心,投到江南的一条河里。到了水中,他听见一声叫喊(“救人啊!”),看见一点灯光,模糊中他还听见一阵喧闹,以后便失去知觉。醒过来时他发觉自己躺在一个陌生人的家中,桌上一盏油灯,眼前几张诚恳、亲切的脸。“这人间毕竟还有温暖,”他感激地想着,从此他改变了生活态度。“绝望”没有了,“悲观”消失了,他成了一个热爱生命的积极的人。这已经是二三十年前的事了。我最近还见到这位朋友。那一点灯光居然鼓舞一个出门求死的人多活了这许多年,而且使他到到现在还活得健壮。我没有跟他重谈起灯光的话。但是我想,那一点微光一定还在他的心灵中摇晃。

           在这人间,灯光是不会灭的——我想着,想着,不觉对着山那边微笑了。

           巴金先生的散文《灯》创作于1942年2月,正是抗日战争最艰难的阶段,大片国土沦陷,人民流离失所,整个民族陷入了巨大的灾难之中,作者此时此刻为民族、为国家、为他挚爱的人民遭受如此巨大的灾难感到痛苦,甚至感到失望、苦闷、傍徨,但是作者并没有消沉下去。因为他看到了“扫淡黑暗颜色”的灯光,看到了光明和希望。他在该集的《后记》中说:“这些天里,笼罩在太平洋的暗云紧紧地压住我的心,一定是它做了火种。我听够了叹息和疑虑的询问,我看够了报纸上那些可怕的标题。我的心反抗着,我的信念坚执着。”又说:“这些不像样的零碎文章,都是被一个信念贯串着的,那就是全国人民所争取的目标!正义的的最后胜利。”

           用精美的文字,用最平实的情感读出文字背后的价值,用文化感染人,鼓舞人,教育人,用有血有肉的真实人物情感呈现出生命之美、文学之美和情感之美。

           淄博凯拓广告公司服务热线:0533-7129599或15725734888


    标签:   淄博凯拓广告公司 朗读